行业动态 > 落笔“第一资源”有何深层考量

落笔“第一资源”有何深层考量

作者:数科邦 发布时间:2024-02-19 384 0 0

  有人说,21世纪最宝贵的是人才,最稀缺的也是人才。什么是人才?早在《周易》中就提出“三才之道”,即“天道”“地道”“人道”,后来“人才”一词逐渐衍生出有能力的意思,并代指有专长的人。

  古人说,功以才成,业由才广。习近平总书记强调,科技是第一生产力、人才是第一资源、创新是第一动力。无论是社会发展,还是科技创新,最后的落脚点都在人才上,哪怕是大国竞争,说到底也是人才竞争。

  那么人才到底意味着什么?为什么说人才是第一资源?


  一是回溯历史,社会进步时亦是人类群星闪耀时


  习近平同志在正定工作期间曾说:“纵观中国历史,凡是升平昌盛之世,总是伴随着大批人才贤士的出现;凡是有作为、有建树的历史人物,对人才问题总是高度重视的。”

  自古以来,我国就十分重视人才,并将用好人才视为兴邦大计。从周文王“磻溪访贤”寻姜子牙,到燕昭王筑“黄金台”广纳贤士,以及我们耳熟能详的“萧何月下追韩信”、刘备三顾茅庐请“卧龙”等故事,无不显示出古人求才若渴、善待人才。

  如果我们把时间拉得更长、把视野放得更宽,从世界范围、人类历史来看,16世纪以来,全球先后形成5个科学和人才中心——

  一个是16世纪的意大利,文艺复兴的热潮中产生了哥白尼、伽利略、达·芬奇和维萨里等一大批科学家;

  第二个是17世纪的英国,培根经验主义理论和“知识就是力量”的理念加速了科学进步,产生了牛顿、波义耳等世界大师,成为推动第一次工业革命的先导;

  第三个是18世纪的法国,启蒙运动营造了向往科学的社会氛围,产生了拉格朗日、拉普拉斯、拉瓦锡、安培等一大批卓越人才;

  第四个是19世纪的德国,那个时候有举世瞩目的爱因斯坦、普朗克、欧姆、高斯、黎曼等一大批科学家;

  最后就是20世纪的美国,集聚了费米、冯·诺依曼等一大批顶尖科学家,产生了贝尔、爱迪生、肖克利等一大批顶尖发明家……

  正是这些与时代辉映的历史人物,让西方在现代化的道路上拥有了强有力的支撑,也让整个时代都熠熠生辉。


  二是从战略上讲,人才是攻坚克难的“大国重器”


  在美工作的钱学森欲回国时,得知这一想法的美国海军次长金波尔表示:“我宁可把这个家伙枪毙了,也不让他离开美国”“无论在哪里,他都抵得上5个师”。

  古往今来,无论是精于制造的巧手工匠、博闻强识的文化大家,抑或是在各行各业出类拔萃的贤能之士,他们凭本事为自己赢得了认可,而他们深湛的专业本领与蓬勃的实践力和创造力,也给社会注入了一道强劲动能。如古语云,国有贤良之士众,则国家之治厚;贤良之士寡,则国家之治薄。

  行业进步离不开人才。大到航空航天、能源勘测、电子通信,小到焊接、纺织,多年来,一批批“大国工匠”立足岗位、默默付出,以卓越的技能水准和持之以恒追求极致的奋斗精神,在各自领域为改进生产效率、提升行业竞争力等发挥了积极作用。近年来,浙江每年都会评选“最美浙江人•最美工匠”,有的是维修电工,20多年来始终战斗在维修第一线,有的是工具钳工高级技师,解决技术难题500余项,解决设备故障数千次,等等。

  攻坚破壁少不了人才。“盖有非常之功,必待非常之人”。新中国成立初期,在国家一穷二白、百废待兴的情况下,很多科学家突破政治封锁、科研条件、技术难度等方面的层层难关,为我国站稳脚跟、提升国力作出了巨大贡献。像程开甲扎根大漠戈壁20多年,为我国核武器研究和核试验事业的开创隐姓埋名、殚精竭虑。他说,“我的目标是一切为了祖国的需要。‘人生的价值在于奉献’是我的信念。”


  推动创新更不能没有人才。创新活动离不开其中最为活跃、最为积极的因素——人才,“谁拥有一流的创新人才,谁就拥有了科技创新的优势和主导权”。而今,加快实现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、发展新质生产力的使命在肩,核心关键是涌现更多前沿性、颠覆性的科技创新成果,亦是呼唤更多科技人才充分输出洞见、贡献智慧。


  三是着眼未来,时代与人才彼此滋养、互相成就


  现代化的本质是人的现代化。中国式现代化的发展道路,不同于西方国家现代化的老路,但无论哪条路,人才都是关键支撑。

  在国际上,有两个标准常被拿来评判一个国家能否成为教育、科技、人才中心,一是重大科学创新成果占世界同期发明总数的比例,二是世界一流的学者、教授和优秀学生的集聚程度。据统计,2022年,我国人才资源总量达到2.2亿人,全球创新指数排名由2012年的第34位上升到第11位,人才比较优势日益凸显,我国从人口资源大国向人力资本强国迈进。

  然而,与中国式现代化的要求相比,我国还存在创新型人才队伍大而不全的问题,尤其是在关键核心技术领域、新兴前沿交叉领域,创新型人才还不多,亟需一批领跑者和开拓者引领发展、驱动创新。在世界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迅猛发展的当下,我们既要充满危机意识以应对新挑战,又要站上时代风口,如果此时不拼,那就会像19世纪那样,没有登上工业革命的历史快车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“被超越”“赶不上”。

  但与此同时,伴随着经济社会飞速发展,劳动关系变得灵活、工作内容趋于多样、工作方式富有弹性,各种新业态不断迸发,新就业群体持续涌现。越来越多的普通劳动者用汗水浇灌自己脚下的土地,用奋斗拼出了精彩的明天,用坚持赢得了鲜花和掌声。比如,快递小哥李庆恒凭着满腔热情练就一身绝技,获评杭州市D类高层次人才;靠把汽车喷漆技术掌握得炉火纯青,95后蒋应成在多个重量级赛事中斩获冠军,获评浙江省特级技师、“全国技术能手”等荣誉称号。

  命运的光亮不只化作聚光灯照射在那些闪亮的人身上,也会如春天的暖阳铺洒在每一名平凡者前行的路上。


  四是细观现实,聚天下英才而用之并非易事


  现实地看,从供需错配、人才赤字、机制不畅等宏观“堵点”,到招不到人才、用不好人才、留不住人才等微观“痛点”,再到高层次人才储备不足,许多现实挑战都摆在眼前。时至今日,我们依然面临一些关键命题。

  如何答“钱学森之问”?“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的科技创新人才?”“钱学森之问”至今仍令人深思。杨振宁院士也曾就“国内科学家‘难产’的实际情况”连发三问,“是不是有这个现象?有没有可以改进的地方?到底重要不重要,值不值得去研究?”一连串的问题,问的是人才培养,是人才机制,也是年轻人的雄心壮志。

  如何破“李约瑟难题”?英国学者李约瑟提出,“为什么曾经高度发达的中国科学没有发展出现代科学,反倒是科学发展并不领先的欧洲取得了突破,发展出了现代科学?”“为什么近代自然科学和工业革命都起源于欧洲,而不是中国?”他纠结的问题或许针对历史,但我们思考的目光更应触及未来。比如,怎样更好地实现“人尽其才、才尽其用”?怎样优化人才评价标准导向,对不同类型的人才制定科学的标准体系?怎样营造有利于人才脱颖而出的氛围,鼓励创新、宽容失败?

  如果说“钱学森之问”“李约瑟难题”关注的是如何培养人,那么我们还应重视一个问题——培养什么样的人?中国人向来讲求德才兼备。有才无德,“人才”就可能滑落为“人渣”,其害尤烈。正如科学没有国界,但科学家是有祖国的,心怀“大我”方能成就“大才”,古今中外莫不如是。各类人才都需要深怀爱国之心、砥砺报国之志,在时代赋予的使命责任中找准前行坐标。

  若录长补短,则天下无不用之人。“人才”这两个字从来都不遥远,若人人尽心而为、尽己所能、尽展所长,则都能在各自领域成长成才、发光发热。浙江新春第一会将落笔“第一资源”,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是主角。

声明: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文字、图片版权均属权利人,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。

标签:

评论:

您还可以输入0/300个字
        • 无搜索结果